炎熱的六月,
多麼悲傷的六月。
那是個悶熱的端午節,意外無雨。
空氣飄浮著黏膩的空氣,
燒灼日光彷彿什麼都能蒸發 ,
連我的思緒都快被蒸發。

回想從小到大養過的寵物,老闆是第一隻。
排除在小學在教室輪流養的小動物不一樣,
牠是家人,
是家中的一份子。 

我習慣牠在家裡走來走去,習慣牠坐在沙發的那個角落。
我習慣牠會偷偷探出頭觀察我們再客廳的一舉一動。
我習慣牠會在我初醒時分,跑到我房間用身體輕柔撫過我的手臂。
我習慣當我一個人回到家,牠會ㄧ臉慵懶的在家裡等我。
我習慣牠的一切。

而「習慣」卻是很可怕的事情。
沒有牠在家裡,卻到處都是關於牠的回憶,
光是想像就覺得好寂寞。

所謂寵物的感情,真的非常奇妙。
牠從不會開口說話,我們卻常常跟牠說話,甚至會覺得牠聽的懂我們說的話。

 "老闆,乖乖"
當牠抬頭用眼神回應,我就會覺得非常滿足。
僅此而已,寵物跟主人之間不需要語言。
十個月的日子我們習慣了彼此,儘管沒有特別漫長,
但感情怎麼能用時間來衡量呢?
至少我無法去衡量。


6月6日下午,
老闆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
自從從台大醫院將老闆帶回家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我們也從醫生那裡得知關於老闆病情的一切噩耗,
僅存不多的生命,正慢慢消散。
當我正慢慢的接受這些消息,
但同一時間,病痛正快速的蔓延。
 一個禮拜過去,我們無力挽救就只能陪伴。
最後
老闆連站立的力氣都被消磨,只能緩慢翻動著身軀。
因為發炎的關係,腹部的積水越來越嚴重。
病痛讓牠急速瘦弱只剩皮包骨,卻掛著日漸腫脹的腹部,
可想而知的苦痛伴隨著牠。

我將牠的頭輕輕抬起,
我看著牠的眼睛,牠也虛弱望著我,
我知道牠在受苦,無力感卻不覺湧然而起。

但我不能再牠面前哭,
我不願讓牠知道我的不安。

下午兩點左右,
牠開始有些抽蓄的狀況,
再安靜幾分鐘,
接著又開始抽蓄。
甚至開始嘔吐,
也因為身體無力站立,
所以嘔吐出的穢物恣意沾滿了牠攤倒的身體。
發現後幫牠擦拭了好幾遍,
卻擦不掉我們的心疼與焦慮,而我也看的出牠有多麼難忍。

牠開始叫出聲音,
那是相隔一個禮拜後,
久違的牠的叫聲。
但怎麼知道會是如此讓人心疼的哀號?
那是費盡最後一絲的力氣發出的哀號。

越是聽見牠的放聲哀嚎,
我越覺得殘忍。
我沒有能力讓牠提早安樂的沉睡,
因為那天是國定假日,動物醫院沒有開。

我看著天空,依然炎熱的光線好無情,
我的心裡再度輕輕哀嘆:
「老闆的運氣真的不是普通的差呢。」

我開始焦躁的敲著鍵盤找資料,
並且打電話到動物之家尋求意見,
好不容易查到有靠近家附近的醫院有開,
聯絡好,也上網查好地圖了,

我回頭看看牠的籠子,
卻已經無聲無息。


頓時,我的心臟漏跳了幾拍。
撫著牠躺著的籠子,
輕輕的喊了幾聲牠的名字,
但牠一動也不動,
我仔細的觀察,深怕自己弄錯,
但沒有錯,
飽受苦楚的身體已經不再有起伏。

我告訴正在洗澡的媽媽,
媽媽也非常震驚,馬上擦乾身體就衝出來,
我們再一次確定,老闆已經走了。 

4點40分,老闆去旅行了。

我打了電話告訴哥哥跟娃娃,
但我依然無法置信,仿彿嘴巴跟腦是分開的,無知覺的說著"剛剛老闆走了。"

我忍住眼淚,不能哭。
因為媽媽說要是我們哭了牠會不安、牠會牽掛。

媽媽將牠還半開的雙眼輕輕闔上。
我看著牠嘴旁一灘嘔吐出的汙水,心裡又是一陣揪痛。
抱起牠的身軀,
還是溫熱的。

雖然已經在心中預想了好幾遍會出現的狀況,
但那抽掉靈魂以後的軀體,
無力又沉重,
實實在在的讓我震驚,

我將牠輕柔的放進牠外出用的袋子裡面,
牠的頭卻無力的歪了一邊,
我將牠扶正,並安頓牠一貫優雅的姿態,手卻在發抖。

聽著媽媽不停的說著:老闆乖,現在去旅行了,安心的去旅行。
我忍著眼淚,咽喉開始感到壓迫與灼熱。

那是一個多麼令人難忘不捨的下午。

老闆遠行了,不再有病痛,
終於能繼續快樂的蹦蹦跳跳。


親眼看著一個生命的起初與衰敗,
原來是這麼令人震驚的事情。

日漸消瘦的身體 ,
因為無法吞嚥而必須用針筒灌食的過程,
漸漸衰敗而散發的氣味,
還有一雙從未變過的雙眼 ,
奮力掙扎的生命呀,
好堅強,卻讓人悲傷。

隨著這種各種複雜情緒,這些經歷實在的敲擊著我。
所謂寵物的感情是非常奇妙的,當下我才真正了解這句話。


我的小野獸,
我們一直好愛你,謝謝你來到我們的身邊,
來到我們家。

儘管悲傷讓人旁煌,
但我不要哭了,我希望你開開心心,就像你總是讓我開心。
現在你遠行了,就開心的去玩吧,
享受自由,不要留戀,乖乖的去。
你一直好乖好乖,所以我知道你一定很堅強,

謝謝你讓我上了這麼珍貴的一課。

親愛的老闆。
 

創作者介紹

小草♥Grass♥ 日々は楽しさ!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