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Hi~我是部落客 小草Grass。
曾在2013年於日本出道發行EP。全世界KKBOX中日文單曲配信!!→「Oo Ai Nii」 
目前沒有經紀合約。除了是部落客、模特兒、彩妝師、飾品設計師、校園講師、歌手等多重身份。    
熱愛貓咪,愛麗絲夢遊仙境,手作飾品,以及各種可愛的人事物。
研究各種內外變美的事,女孩不只可以很美,也能很有內涵,
並持續將美好的人事物分享給大家♥
   ------------------------------------------------------------------------

風格彩妝 / 穿搭 / 保養 / 日韓時尚 / 品牌分享 / 手作 / 醫美 / 美食 / 旅遊

好了好了,

我想這幾天有無數篇關於這次霸凌事件的教育文章出現,

各種論戰也紛紛出現。

 

我想這次,

就先來分享一下我自己親身的小故事好了。

 

 

這幾天腦中一幕幕曾經的經歷自動飄盪在眼前,

大部分都是小時候或者還在讀書的時後。

 

記憶片段來到一段非常深刻又灰暗的歲月,

那是我年紀小還在讀書的時候,

因為我從小就是唸美術相關的,班上大多是女生,一直以來也都是跟女性相處居多。

記得當時有次,

老師看不下去班上女生同學明爭暗鬥的各種紛爭,(實際發生了什麼事件促成這件事我也有點忘了~)

決定叫我們以匿名的方式,

將我們所有的不滿,或者對誰的「意見」寫在紙條上。

  

  

寫完後,交給老師,只有老師可以將全部的紙條都讀過,

 

 

(我記得我在紙條裡寫的是我希望老師改聯絡簿可以再認真一點XDD

說起來應該是對老師的意見而不是對同學的意見,哈哈我完全會錯意了。)

 

 

 

後來,我印象很深刻,老師看完全部的字條後非常非常生氣,

因為,

紙條裡面呈現出的許多「意見」,實則是對他人的苛求甚至隨意謾罵,用字相當強烈也充滿惡意。

匿名似乎讓大家都壯了膽,暢所欲言變成幼稚的謾罵批評。

 

老師看完勃然大怒,罵了我們一頓,洪亮的斥責讓全班鴉雀無聲,

我不知道此刻同學們是在反省自己,還是在心中與老師頂嘴抗議?

只記得,當時瞄到幾個女生還在低頭隨手亂畫塗鴉,

一臉「我說的又沒錯」的凜然模樣,感覺絲毫不放在心上。

  

 

後來,

因為老師希望我們可以坦然的面對這件事情,

竟然把屬於每個人的「意見」紙條,貼在聯絡簿上,私下轉交給班上每個人。

  

 

當年老師用意我懂,是希望我們正視這樣的問題,正視他人對我們的看法與意見。

但我還是認為老師做錯了。

 

 

最後,竟然幾乎班上一半的人,聯絡簿都夾著那寫著來自不同人匿名「意見」的紙條。

看到聯絡簿沒有夾紙條的人,開始沾沾自喜,有的竟也以居高臨下的態度看待他人。

 

 

我也收到了。

 

背脊涼到頭皮的感覺,我是第一次這麼清楚感受到。

 

 

拿著兩張匿名的紙條,上面寫著對我的意見,

我當然不記得具體內容是什麼,只記得那份充斥的惡意跟強烈的不滿批評。

批評我的個性,批評我的外貌,甚至是我的「窮酸模樣」。

 

我還記得有句是「你來學校夾那什麼髮夾啊你真的以為你很漂亮嗎?」

 

 

我一直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句話,因為髮夾是那陣子才開始用,沒想到就有人如此看不順眼,

而我也從其中一張笨拙的字跡認出來,

那是我曾經很要好的玩伴寫的。

 

  

年紀這麼輕的孩子,各方面都還不夠成熟幹練,真的很難消化這樣匿名而來的攻擊。

我因從筆跡發覺寫紙條的對象是誰,至少心裡有個譜,可以去直接避免接觸。

 

但其他人呢?

  

  

於是,漸漸的班上開始有種詭異的氣氛,大家好像都在猜忌彼此。

『到底誰寫的?

『到底是誰其實對我很有意見?誰又跟誰表面和平?

 

我直到現在還是覺得老師的作法不妥,

因為還在成長中的孩子,用字刻薄隨便,也沒辦法真正展現巨大的同理心,

當然還不夠堅強,也不懂尊重,更不懂怎麼保護自己的心靈。

 

 

於是當時受到這種匿名的攻擊後,我開始非常非常低潮。

一開始想否認逃避,但心裡竟然開始轉為對自我人格的失望。

  

班上其他人似乎也因此暗潮洶湧,開始有些決裂與重組,

有些女生開始變得莫名要好,

有些則是原本要好,卻開始不說話不組隊了。

  

其他人的互動,實際的狀況我已經想不起來了,但那種表面和平其實互相猜忌的詭異氣氛,我感受極深。

   

    

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件事我早已淡忘,可以笑著侃侃而談。

要不是這次的新聞事件,我也很難像現在跟大家聊聊細數那些往事。

 

多年過去,我早已經長大,經歷更多事情更多歷練,變得更堅強,也開始變老。

 

 

可是,說真的,

那段時間痛苦萬分,每天只想要快轉跳過的心情,

儘管這麼多年過去,我始終無法完全忘記。

 

所謂的度日如年。

 

   

還記得,看到紙條的隔天上課,我開始覺得暈眩噁心,

害怕跟其他人對到視線,

陷入非常嚴重的自卑感裡,下課也只是坐在座位上,在幾坪大的教室裡,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更多人討厭我甚至恨我?

每天看到同學歡笑聚在一起的表情,就覺得非常噁心又恐懼。

   

    

那種無形的力量,隨著下課教室吵鬧的歡笑聲中,刺著我的耳朵、我的腦袋,揪著我所有的神經。

  

每到分組時刻更是痛苦,我覺得自己在他人眼中不停被審視著,

我的長相,我的髮型,甚至我的制服我的書包,我的個性全都被審視著。 

我到現在還是忘不掉,我從那時開始極度討厭任何人際關係的經營。

 

這點,一直到現在還是影響著我。

 

  

我的人生跟性格,有一部份會不容易信任人,

也很難跟人快速變熟這點,

從我那段成長的記憶中,開始變成一個魔鬼,直到現在也時常莫名跳出來,

自己恐嚇著自己,

 

『這麼信任這個人,會不會有天再度被背叛?』

『會不會,其實他們對你笑著開心的圍繞在身旁,暗地裡又是另外的面貌?

 

『會不會,那些愛你的人,才是拿刀在你背後,一刀一刀割你的人

 

 

各種猜忌也在心中慢慢茁壯,

更別說,那段時間在學校還要應付各種升學考試壓力,同儕之間的各種分組作業。

 

後來也發生了許多瑣碎的小事件,

或許是之前紙條的內容被傳開,我開始收到一群人的惡意訕笑,我不清楚那些人到底有誰。

後來,也曾經在我的抽屜裡面發現叫我去死說嘲笑長很醜的紙團。

 

在如此強調「同心協力」以及「團體合作」的社會中,

讓被排擠壓迫或者冷漠對待的人,更具痛苦。

 

 

其實,那些事件詳細的後續我其實有些忘記了,

 

唯一深刻記得的是,那段黑暗的日子,

年輕的我,只能逃避到書本裡面,我當時非常認真讀書考試,非常認真練習畫圖。

想要裝做不在意自己人際關係的相處,

實情則是那段上學的時光真的非常恐懼難熬。

 

這樣的心情也很難跟別人訴說,

若是跟長輩傾訴,很容易被以「小孩子不懂事,又沒什麼大不了」幾句打發。

對週遭同學朋友更難以啟齒,

因為「被排擠」這件事情,再同儕之間也容易被看成是一件丟臉的事情。

常被認為是做人失敗,惹人討厭,才會被霸凌排擠。  

 

這種看不見實際傷口的傷害,難以被理解。

 

 

 

回想起來,真的很難言喻那樣將孤獨痛苦不解悶在心裡面的感覺。

就像隨時會爆炸,卻每天在忍耐著。

  

    

  

累積到了極度痛苦的時候,

我也曾想過自我了斷。

是的,自殺這樣的事情,那是一個還沒長大的女孩,最能想到的辦法之一。

  

  

我在浴室拿著剪刀,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哭泣,

但我始終沒有做出行動。

雖然在腦中好想死、好想消失、找不到人生意義、活著沒有意思、

再也沒辦法真的快樂的各種念頭,浮現好幾萬遍了。

 

但是,那跟實際做出行為是完全兩回事。

 

 

  

 

 

在這裡,我必須要再三強調。

在抨擊『自殺是不好的』這件事情前,

請大家先能尊重所謂自殺者的心理。

 

唯有這樣的尊重理解,才能夠真的開始幫助他們。

 

並不是一味批評自殺者的態度軟弱,或者太過脆弱抗壓性太低,

甚至是什麼爛草莓,沒用,沒種,看不起自殺等等。

   

也不要以一種高姿態的比較心去評斷什麼:「我以前也很苦很難過啊?他更慘的人還不是沒去死??」

 

仔細去思考一下便能體會,我們其實都殘酷的活在自殺死者的明天裡。

我們微笑我們快樂,我們開心看電視與家人聊天,

但自殺者完全無法參予其中了。

想自殺的人,當下也真的很難去聯想到家人朋友的重要性,

因為他們正體會著,自己是徹底被「愛」拋棄的人。

 

 

況且,人生的痛苦要怎麼比較?

做這些風涼評斷,真的沒辦法幫助到任何自殺者的心。

這些,才是真的無法解決事情。

 

 

當然,我也不鼓吹自殺, 

所以今天會主動分享我過往的小故事,主要是想跟大家說,

不管網路霸凌也好,實際生活受到排擠冷落的霸凌也好,

    

  

若你現在,正處於這種難處困境,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我不敢說這些分享絕對有用,但這是我靠自己體悟出來的人生經驗。

也許大家能試著去體會,試著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面對困境。

 

人,真的要學會自救,不要等著誰來救贖,

 

我們要學會自救。

 

 

 

先來說說想「好想死」的這份心境吧。

  

  

死亡的陰影,一但有了就像濃郁的黑煙,吸到身體裡、內臟裡,與我的腦袋思緒徹底融合,無法擺脫。

 

又像是忍耐走過一條很險峻的黑暗惡臭的峽谷,峽谷兩邊全是刺人的刀子錐子,

旁人站在暗處冷漠的看待你走著,甚至有人躲在旁邊訕笑著。

 

你拖著如鉛塊沉重的身體走著,全身上下早就被割得皮綻肉開血跡斑斑,覺得恥辱,覺得悲憤,

新傷舊傷不停重複,沒有止血也無法縫合。

笑不出來了,也快走不動了,

每天每天都在數日子,也不想看到任何人的臉,

不想去看人的表情跟聲音。

  

你很難過想放聲尖叫痛哭流涕,但不行,

你很氣憤想拿著巨大的刀或棍子,發狂刺穿所有東西,但不行,

    

對所有東西都開始覺得沒興趣,好像永遠都沒辦法開心了,

      

就這樣,沒有意義的走著走著走著,

忍耐著。

 

 

這真的相當可怕,像個漩渦讓人難以抵抗這份憂鬱。

「好想死」的念頭一旦有了,就會再度莫名浮現。

於是抵抗、浮現,就像是無止盡的一條路一般。

 

但真的是無止盡嗎?

當我真的了解後才知道其實不然。

 

 

 

因為直到你,

拖著疲憊的身體,用盡所有力氣對抗,

終於離開了那個幽谷,

   

你看著眼前一片光亮遼闊,來到了一片有著小花的柔軟草原,

皮綻肉開的身體放鬆下來,肩膀也放鬆下來,

雖然傷口還是血淋淋的沒停止過,

但你輕輕的躺在草原上,望著天空的雲朵飄過,

皺著的眉毛舒緩緩展開來,

風是涼爽的還有香味,

  

而你終於,可以流淚了。

 

看著天空的雲朵飄過,覺得又悲傷又想笑,覺得自己很可憐又心疼,卻也感激著自己。

終於開始覺得傷口會疼痛想要治療了,

   

你終於,覺得活著真好了。

 

 

 

這就是走過死亡陰影的路程。

我這麼比喻,是因為我就是這般走過的。

  

  

自殺者的時間將永永遠遠停在那個人生最痛苦的巔峰,

就是在那個黑色惡臭的峽谷裡面。

 

也永永遠遠無法體會我所說的,走過死亡陰影的那種滋味。

 

 

真的,

當你走過去,你終於走過去了,

你才會明白,

啊,以前曾聽人家說,我們做人該「溫柔的堅強」是什麼意思

 

也只有當你走過去了,

你才會真的能夠愛自己,也能夠愛別人,

 

你才能再度付出完整的信任,就算知道也許會有被背叛的可能性,

你也不怕了。

因為你知道,付出信任的美好遠比那些背叛將給你更多更多能量。

 

  

你會學會獨立,為自己勇敢堅強,一個人的時光也能好好珍惜不再害怕。

你能結交更多類型的朋友,有單純出去吃飯喝酒的朋友,

也有能夠跟你無話不談完全懂你的朋友,

 

你也能戀愛,能享受甜蜜,能為人父母,能體驗各種身分的美好,

也能真正的,去享受人生的各種痛苦酸楚。

 

 

你唯有靠自己走過那段路程,才能真的去體會我說的這些。

只因,你的心變得堅強了。

 

 

 

可是可是啊,

並非每個人一出生就這麼堅強,能散發出美麗的光芒,

那怎麼辦呢?

  

 

是啊,我們這麼脆弱,沒有這麼堅強,沒有這麼多勇氣去面對這些批評跟攻擊,怎麼辦?

我們注定痛苦嗎?我們還能幸福嗎?

 

 

沒關係的,真的,覺得委屈脆弱時,你就放聲哭吧。

我們不夠堅強也沒關係,不夠勇敢也沒關係,

有曾經想死、想放棄、想不要再負任何責任的念頭,

也就接受這樣的自己吧。

 

 

接受自己軟弱不夠勇敢也不想勇敢,

我們一點都不丟臉。

 

真正的丟臉跟下流,是當看到身邊有這樣的排擠跟霸凌事件,卻冷漠以待,還自顧自的說著冷言冷語的人。

 

  

 

當你,終於能夠接受這樣不勇敢的自己,

接受不夠完美、也不想成為他人眼中完美的人的自己,

你才有辦法為了自己進步。

 

 

這絕對是第一步。

認識你自己,接受自己的所有缺點,接受這個世界國家社會也跟你一樣不完美,

接受自己曾經傷害過別人的事實,也接受被傷害的自己。

 

請真正去相信,就算是這樣破破爛爛的自己,我們都有權力幸福快樂,

我們也都能夠幸福快樂。

 

 

這真的是第一步。

是做人能好好活著的第一步。

 

 

 

再來說說,當時的我是怎麼度過的呢?

 

很多人度過相同的青春歲月,長大了老了,卻也都淡忘了。

淡忘自己曾經痛苦掙扎過,變成一個每天忙碌焦慮的大人,

新的社會責任,各種人生壓力,

太多雜事跟生活要追求了,

所以沒時間,也不夠有耐心讓自己回歸同理心,去體會一下正處於這樣痛苦的人,心裡到底在煩惱什麼?

 

 

我希望我不要成為這樣健忘的大人或父母,

但我也不去責怪任何人,只因為那段自我奮鬥的時光,對我而言,無比的珍貴。

 

 

當時,我知道自己受了傷,只能扭曲的思考。

一開始不甘心就這樣默默承受,想要回擊、想要反駁、想要傷害他人,

想讓他們了解我心裡的痛苦,我希望他們受到相同嚴厲的對待。

 

但後來,持續身陷在那種焦慮中,

我開始變得軟弱,每天都更加自卑,

甚至開始認同他人攻擊的字眼,否定掉自我。

 

我開始認同真的是自己做人失敗,活該該被討厭排擠,被冷漠的對待。

 

也有一段時間,我反而催眠自己我根本不在意這些人,

我不在意群體,不在意同儕,不屑這些人,是我先拋棄這些人,我根本不會受傷。

但實際是我心中根本在意的不得了。

   

 

最後,就算整個事件已經過去許久,那種恐懼還是籠罩著我,

看著其他人下課有說有笑,常常會想,為什麼別人能這麼快樂呢?

為什麼他們能這麼順利的跟別人接觸交流呢?

真好,好羨慕,好難過,好討厭

  

以往,總是依賴夥伴朋友那種群聚感受的我,在意他人眼光的我,

也開始一個人思考。

我思考著自己今後該怎麼辦才好。

拿這份寂寞怎麼辦才好?

 

我會不會永遠就這樣孤獨了呢?

 

 

 

這就是我整個心境的變化。

 

一開始否認害怕被孤立,所以想要以反擊來強化自己恐懼的內心,

再來想要否認這些人,催眠自我,是自己不需要他們而非被拋棄,但其實心裡依舊騙不了自己。

接著開始認同這些攻擊壓力,最後自卑畏縮,恐懼與人接觸,封閉自我。

 

我害怕所有人,失去表達自我主見的力量, 

我也不信任老師長輩,因為他們也沒有信任過我。

我不喜歡學校不喜歡人群,不知道未來有什麼可追求,

但也無法逃開,越來越容易陷入自卑。

 

 

類似的心情,若不停不停淪陷其中,

便會變成一種很恐怖的負面能量。

而在這樣的心境變化過程中,有許多人性格會變得暴劣,有的則是自卑,

有些人甚至會體現自殘,最後以自殺的行動來獲得解脫。

 

 

其實一點都不難懂。

做為人,勢必要與他人接觸,本該如此自然而然的事情,

若變成巨大的恐懼時,就會極度痛苦,而且難以擺脫或拒絕。

 

 

後來,在這巨大的壓力與痛苦中,

我開始回頭看看自己,我到底,還能做什麼呢?

我的外表跟個性都被攻擊,接收許多負面的惡意而無能擺脫,我到底能做什麼呢?

  

 

我開始學會反省自己。

我冷靜客觀反省著,

也許一開始我曾因為我的性格而傷害過別人,

也許我自己也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接著,我學會平靜自處,

一個人靜靜的讀完一本書,並且深陷在書本的故事中,試著體會每個角色的心情。

 

這麼說來,

那年,也是我讀最多書的一年。

 

我開始看各種翻譯文學跟推理小說,

日本的推理小說我也很喜歡,因為故事裡的人情冷暖,

裡面寫著各種人性,以及各種人物的反應,甚至是各種國家風情的描述。

 

 

每每看完後,蓋上書本,我像是到許多地方旅行,

反覆咀嚼故事餘韻,享受著這樣的時光,

 

我發現我能輕鬆呼吸了,

我發現,人就算只有自己獨處,好像也不是這麼恐懼的事情。

 

 

我學會獨立,也學會了愛上與自我相處的時刻。

 

 

我也會寫寫日記,把自己的心情壓力跟所有的不滿化成文字。

也寫寫小說,試著揣摩各種性格,去撰寫不同人物,

設想面對同件事情說出不同的話,以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事情。

 

於是我明白了,

就跟現實生活中一樣,

當我努力從不同的角度看事情,才開始懂得什麼是真正的「同理心」與「客觀」。

去理解、去體諒,來自不同家庭有著不同個性經歷的人,對於同件事會有天差地遠的看法。

這些,都是能夠將自己抽離困境與脫離鑽牛角尖的力量。

 

 

 

 

我聽音樂,看有意義的歌詞。

也看漫畫看小說,而且是很認真的去體會每個字,體會故事的感人之處,以及每一頁作者用心畫出來的線條。

試著去想像那每個作品背後的用心,還有作者用力創作的場景。 

 

於是我明白了。

就跟現實生活中一樣,

每個人努力學習最後展現出來的個性,就像這每一頁作品,

我們總是瞬間翻過讀完一頁,但那卻是別人花了一輩子的時間練成的一頁,

而懂得人即懂,不懂的人會學著欣賞,卻永遠也不能真的懂。

 

 

 

後來我長大了,回顧那所有經過,

才知道這些都是我後來人生的養分,我的知識,我的智慧。

 

那些歲月的掙扎,因為心裡無限的傷痛憂鬱,曾讓我想死想自裁,

但也逼著我,讓我轉變,讓我長大。

讓我把心思放在更多不同領域的事物上,我想從這個淤泥框架中抽開,進而發現我自己的興趣跟才能,

那些都是我以前從來不曾重視也不曾了解的自己。

    

我變成懂得傷害卻選擇愛的人。

這樣的際遇,何其珍貴啊。

 

    

 

許多人都說,被欺負後哪還要謝謝那些欺負你的人?趕緊揍回去、趕緊反擊報仇才是人之常情啊!

 

但我還是很愚蠢很笨拙的想說,

我很感謝那些曾因無知或無心而傷害我的人。

 

我更感謝,被傷害後,努力活下來,努力找到出口自我療傷、努力走到現在的自己。

 

 

 

      

我每天每天都很努力,是因為我知道我自己值得如此努力。

我用力呼吸,用力生活,用力哭用力笑用力體會,

 

不是為了讓別人羨慕,或者要報復誰,

我只是單純的想要回饋更多美好給自己。

      

       

當你走過那樣的歲月後,就會有更多更多人生際遇等著你,

其中當然還有許多痛苦,但絕對絕對會有比那片黑暗峽谷更美好的東西,

      

等到有天你找到那份東西,你將無比珍惜,然後感謝自己有走過去,

感謝自己活著看到大家的明天,感謝自己學會期待明天,

感謝著,原來這就是人生的意義。

 

 

    

固中神奇滋味,僅有體會過才能暢言。

所以,請活下去吧,

這才是解脫唯一的辦法。

      

 

 

 

最後,我必須要說,

人生就是這麼殘酷。

       

真的很殘酷,就算我們現在怎麼抵制網路霸凌,

網站關了可以再開,現實生活更多更多層出不窮的霸凌排擠更難以抵制。

我必須說,

這就是人性,有人類的地方就會有鬥爭、有排擠。

   

    

人類是非常殘酷可怕的動物。

    

不只是小學生國中生,到了正青春的高中生,或更成熟的大學生、社會人士依然如此。

從學校班級,從公司,從朋友圈,從家庭,

甚至活一大把年紀的長輩依然在互相鬥爭批判。

尤其女生最容易發生這樣的小圈圈,小群組,

三人以上就有誰看誰不順眼,不說不講不表達,

卻用其他的行動來展現你的不滿跟埋怨。

不只是網路文字能夠霸凌羞辱人,刻意冷漠或無視更是常見的情況。

    

身為一個人類,無論活到幾歲,這就是一個永遠的課題。

  

        

既然人生這麼可怕又難熬,你會想問,

很多好人跟善良的人為什麼還能這麼正面呢?

是不是因為他們很幸運,沒有受過痛苦呢?

     

不是的,

其實,是因為他們曾經體悟過人生最陰暗最惡劣的一面,

於是他們知道這些傷害的影響有多大、多痛苦,

所以,絕對絕對絕對,不能成為加助這些惡意的人。

    

     

絕對,不容許自己變得如此可怕。

     

    

       

    

若你很幸運的認為自己從未受過霸凌跟排擠的傷害,

那我希望還是要去思考反省,

因為就算沒受過這樣的傷,也不代表我們有多完美而不需要檢討。

     

做人,能夠說話能夠思考是相當幸運的事,

不要輕易的說出任何傷人的話,

不要急著批判,

不要揣測任何事情,

也不要冷漠對待他人,不要只用自己的視角看待偌大世界。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說出的話會不會傷害別人,那就請學著惜字如金吧。

我所謂惜字如金,不是要你當一個沒主見的人,

而是重新去思考自己說的話的重要性跟必要性。

   

學會更加真誠的待人,謙虛並且溫柔。

也許我們曾經傷害過許多人而不自知,這也就是人啊。

   

   

   

人生啊,也許根本沒有所謂意義,

但當你用力努力奮力的尋找,

那段旅程,或許就是最可貴的『人生意義』吧。

 

 

最後,若我的小小故事能夠讓大家思考一下,我會非常開心,

這也是我持續分享經營的初衷。:)

這篇文章很冗長,只期待當你們看完,能大哭或大笑一番,

再拍拍灰塵站起來,繼續接受眼前的所有心境。

 

   

祝福所有人,

都能變得更美好友愛的人。

    

    

 IMG_7216-55

創作者介紹

小草♥Grass♥ 日々は楽しさ!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Ada
  • 謝謝你,如果有更多人寫這樣的文章更之於付出行動,人會更知道該往哪個方向靠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Shiro TsubameHana
  • 小草, 你说得很对, 自救才是办法. 一个人不可怕, 可以跟自己相处也很好 :)
  • 悄悄話
  • 悄悄話
  • hyube10311
  • 我看到哭了 完全可以理解
  • 碳折
  • 每每將你的文章一口氣閱畢,
    但仍然時常一一去翻閱,去推敲,
    謝謝你的文筆是那樣的溫暖,
    謝謝你願意將你的愛,傾注於此,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fromocean418
  • 溫暖的文筆 溫暖的愛

    謝謝你願意分享過去的黑暗

    讓正在面對黑暗的我更加勇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